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约翰逊前一届英国首相 约翰逊是哪国的首相约翰逊临阵弃选,英国有望迎来首位“印度裔首相”

当地时间10月23日晚,随着英国前首相约翰逊宣布退出竞争,42岁的前财政大臣苏纳克基本锁定保守党新党首、英国新首相之争的胜局。不出意外的话,他将在10月底正式成为英国第一位印度裔首相、第一位印度教出身的首相,也是第一位非白人首相。

一个多月前,苏纳克还是首相竞争的失败者。今年7月,鲍里斯·约翰逊因支持率暴跌请辞保守党党首及首相后,苏纳克和代表党内激进右翼的原外交大臣特拉斯力战两个月,最终在全国党员选举中以微弱劣势落败。不曾想,特拉斯就任首相仅45天,就因减税改革引发的内外交困,于10月20日黯然下台。

如今,在约翰逊放弃重新“出山”后,除非党内还有其他竞争者能在当地时间10月24日下午之前凑齐100位下议院保守党议员的支持、获得参选资格,否则苏纳克将作为党内唯一的党首候选人直接当选。截至北京时间24日上午,仅有原国防大臣莫当特还试图挑战苏纳克,但英国媒体统计称支持她的议员不过30人,舆论已普遍开始展望英国的“苏纳克时代”。

BBC相关报道截图

保守党求团结,苏纳克获压倒性优势

苏纳克的第二次党首竞选,远没有上次那么激烈。他最大的对手约翰逊于23日晚发布“放弃继续前进”的宣言时,短短三天内,下议院的357名保守党议员中,已有至少165人公开支持苏纳克。这远远超过了苏纳克在今年9月和特拉斯竞争党首时得到的137张议员票。约翰逊在2019年当选党首时的议员投票中,也不曾获得如此多的支持。

因而,英国媒体多认为,约翰逊的退出并非主动,而是被迫。根据保守党的选举规则,参选党首者获得100位议员支持才能符合资格,只有存在两位及以上适格候选人的情况下,党首选举才会进入全国党员投票环节。英国资深政治家、曾任工党全国委员会成员和欧洲议会领袖的格林·福特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约翰逊在全国党员投票中具有优势,但问题是他很难拿到100张议员票。虽然约翰逊团队在23日早些时候曾宣称迈过了100票门槛,但英国媒体认为这是“虚张声势”,确认支持他的议员只有约60人。

宣布失败前,约翰逊还在10月23日做了最后的努力,和第三位候选人、前国防大臣莫当特谈判合作。后者拥有约30张议员票,两人合作勉强可以达到挑战苏纳克的门槛。但莫当特拒绝了约翰逊,暗示自己的支持者更可能流向苏纳克。

为何在上次党首竞争中表现平平的苏纳克,如今能获得“一边倒”的优势?事实上,苏纳克的“败”与“成”,都与“团结”有关。今年7月,身为约翰逊内阁二号人物的苏纳克带动数十位保守党议员辞去公职、党职,成为迫使约翰逊辞职的“最后一根稻草”。苏纳克也由此被约翰逊的支持者视为党内叛徒。“事实上,当时如果不是特拉斯,而是其他人同苏纳克竞争党首,他们大概率也都能战胜苏纳克。”福特说。

英国《每日快报》头版报道

但如今,形势逆转。激进右翼特拉斯上台后全面颠覆约翰逊政府的财政和经济政策,严重加剧了党内分裂,反对特拉斯改革的苏纳克则被视为最稳健和“弥合分歧”的选项。福特强调,虽然苏纳克和约翰逊上台都可能难以同另一方合作,但考虑到约翰逊在执政末期遭到议员们“逼宫”,许多人和他已经彻底敌对,如果约翰逊重新出任首相,至少会有十多位保守党议员脱党出走。这甚至可能促使议会内出现一个反对新政府的“最广泛联盟”,从而发起对新首相的不信任投票,迫使提前大选发生。在保守党支持率落后工党20%到30%的背景下,这显然不是好消息。

于是,即使是对约翰逊最为忠诚、对苏纳克最为反感的保守党偏右翼议员群体,也选择向苏纳克靠拢。据英国媒体披露,约翰逊曾试图通过前内政大臣布雷弗曼争取这部分议员的支持,但遭到布雷弗曼严词拒绝。身为右翼议员群体领袖的布雷弗曼还公开警告同僚们在选择候选人时“不要天真”、“不要沉迷于狭隘和幻想”。与此同时,被视为约翰逊忠臣的前财政大臣扎哈维也撤下了自己发表的“支持约翰逊2.0版”的媒体文章,转而承诺将全力支持苏纳克。

在此背景下,约翰逊也不能不在退选声明中承认,保守党当前的首要任务是“在议会中有一个统一的党”,而自己只能选择“支持任何竞选成功的人”。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苏纳克阵营不少议员近日严厉抨击过约翰逊,苏纳克本人却在持续三天的选战中保持了沉默,也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约翰逊“认输”后,苏纳克还在第一时间对约翰逊过去的成绩表示赞扬,并表示期待约翰逊“继续为公共事务做出贡献”。

苏纳克能否将这种维护团结的态度延续到上台后?福特预测,苏纳克将会留用特拉斯任命的财政大臣亨特,并给予本次党首竞争中的三号人物莫当特“更重要的职位”。不过,对于约翰逊及其嫡系,福特认为他们未必能在苏纳克内阁中占据一席之地。

“最令人生畏的”难题

苏纳克是位“80后”,今年42岁,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印度移民家庭。他的祖辈从英属印度殖民地的故乡移居非洲,生长在东非的父母于上世纪60年代移居英国。同诸多保守党高层一样,苏纳克毕业于牛津大学的PPE(哲学、政治和经济学)专业,并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在校期间就积极参与保守党的竞选活动。

不过,与同僚们不同的是,苏纳克是一位基金合伙人和亿万富翁,《星期日泰晤士报》2022年测算其资产约为7.3亿英镑,位列英国富豪榜第222位。多数保守党议员“非富即贵”,但现任议员中能登上富豪榜的,仅苏纳克一人。

福特指出,虽然亿万富翁的身份使苏纳克与普通人的生活距离遥远,但他“在政治上是一个成年人”。苏纳克在保守党内原本地位并不高,因在2019年党首竞选中对约翰逊表现忠诚,得到后者及其核心团队的青睐,才得以就任财政大臣,取代了曾与约翰逊竞争党首的贾维德。随后,他通过在新冠疫情中大力推动由政府补助停工停产企业工资的“工作保留计划”,成为本世纪以来民调欢迎度最高的财政大臣。

然而,苏纳克即将面临的难题,被英国媒体表述为历届首相任期中“最令人生畏的入局”。特拉斯的减税改革等激进政策已被财政大臣亨特回调,但其造成的英镑下挫、通货膨胀和“生活成本危机”并未消退。苏纳克已经宣布,他作为首相的当务之急是修复经济,其中的首要目标则是尽快出台方案填补400亿英镑的“支出黑洞”。

苏纳克可用的政策选项并不多。在特拉斯下台前夕,英国政府内曾讨论放宽移民限制以促进经济增长,但遭到部分保守党高层的反对。考虑到苏纳克本人的移民身份及保守党内对“印度裔领导英国”的民粹主义怀疑,这或许是他不会在第一时间触碰的话题。

因而,外界普遍认为苏纳克将重回他担任财政大臣时制订的增税计划。但人们担忧的是,增税计划难解燃眉之急,“过于理性”和“不考虑穷人”的苏纳克是否可能铤而走险,去动养老金的蛋糕。2019年保守党取得历史性选举胜利时,他曾向选民承诺按通货膨胀率等三重因素锁定提高养老金。一旦新政府逐步取消这种挂钩,保守党的“老白男”基本盘将深受冲击。

苏纳克另一项可能导致保守党流失传统选票的政策选择,是取消国防预算增长3%的计划,同时放弃前任的承诺,不再将外国援助支出恢复到国民收入的 0.7%。英国媒体披露,这已经作为一种可行方案在保守党内得到讨论,事实上意味着减少对乌克兰的实际援助。

与约翰逊、特拉斯相比,“成年人”苏纳克对于援助乌克兰一直缺乏热情,外界认为他上台后“可能不会经常给泽连斯基打电话”。不过,考虑到个人的选票,不少保守党议员还是希望新首相能兼顾经济复苏和支持乌克兰。议员詹姆斯·希佩近日的表态具有代表性:“约翰逊和特拉斯领导了对乌克兰的援助,我们必须继续。但只有我们国内的政治、经济稳定时,我们才能具备国际领导力。”

格林·福特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苏纳克成为新首相更可能缓解英国和欧盟的关系,并在对乌克兰的问题上“稍稍降温”,从而为解决当下的通货膨胀和生活成本危机营造更好的条件。不过,保守党偏右翼的整体政策取向并不会改变。而留给苏纳克挽回民意的时间并不多:即使保守党取消原定在2023年提前大选的计划,英国下一次大选也必须在2025年1月之前举行。

记者:曹然

赞(0)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约翰逊前一届英国首相 约翰逊是哪国的首相约翰逊临阵弃选,英国有望迎来首位“印度裔首相”》
文章链接:http://www.qishitan.top/47151.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