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qq炫舞家族印象句子】虚拟偶像,“钱途”几何

编辑指南:这几年偶像“垮掉的家”的新闻接连不断,追星的少女心好像要碎了。偶像经济的火热引发了虚拟偶像的诞生,“家崩塌”的概率大大降低,创造的市场价值不亚于实体偶像。这篇文章的作者对此进行了分析,并与你分享。

今年6月虚拟偶像的存在感相当高。

6月1日,华瑞子在官方微博上正式发布了第一位虚拟代言人华瑞子,时尚经典的形象气质打破了虚拟和现实的次元壁,轻松地被网友圈粉。

同一天,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知识工程研究所迎来了中国第一位原创虚拟学生华兹冰(WHO)。形象亲切,说话自然,智力和情商高,不仅能创作诗、画画、创作剧本、杀人,还具备一定的推理和情感互动能力。

事实上,2020年可以称为“虚拟偶像元年”。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动漫产业总产值超过2000亿韩元。凭借二维市场的成熟和Z世代强大的消费能力,加速了虚拟偶像市场的爆发。

去年以来,万象文化、维尼文化(女巫公司)等虚拟偶像相关公司相继获得了融资。虚拟偶像正在迅速打破圈子,这背后是Z代群体的崛起、技术提高、商业化初步开通等多种因素重叠的结果。腾讯、字节跳动、爱奇艺、BC等巨头都在加速部署虚拟偶像,更是熟知“元宇宙”概念。

虚拟偶像逐渐从二维小众场景走向大众市场。未来将是虚实结合的世界。

01从二维开始,指的是宇宙

“虚拟偶像”是主要针对亚洲地区的虚拟概念。

虚拟偶像的诞生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日本动漫人物林明美是当时虚拟偶像的鼻祖之一。2003年更广为人知的虚拟偶像代表初音的未来诞生严格来说是代表初音未来的虚拟歌姬,本质上只是语音合成软件,主要是通过UGC生产的模式,依靠粉丝输出内容构建品牌。

2012年前后,国内掀起了第一次虚拟偶像热潮。这个时候,创业者们想标注初音的未来,讲述中国虚拟偶像的故事。那时“VA后辈”中文虚拟歌姬洛川、华华、岳正雅等相继上市。

“虚拟偶像”诞生以来,普遍接受的逻辑是虚拟偶像是二维产业发展的产物。二维数据平台V捕获的数据显示,在过去一年中,BC对虚拟偶像的订阅商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50%。

BC站是国内二维文化的聚集地,数万BP主围绕Vsinger家族虚拟偶像进行创作和传播,因此是帮助虚拟偶像成长的第一土壤。(David Assell,Northern Exposure(美国电视剧),MART)2019年,BC正式收购上海华内姆,让洛天依等热门虚拟偶像进驻BILI,此后BC成为国内最大的虚拟偶像社区。

国内最大的虚拟偶像社区BC主办了业界最好的演唱会,包括中国第一个虚拟偶像线下演唱会品牌BML-VR。2020年12月,BML-VR2020举办BML-VR2020,直播网上人气最高值突破1087万人。在此之前,在2020年初大火的BC年度晚会上,虚拟偶像罗天仪和琵琶大师方锦龙合作的《茉莉花》受到好评,BC视频观看量超过了360万次。

接着“原宇宙”概念的出现赋予了虚拟偶像新的发展趋势。所谓的“原宇宙”可以简单理解为一个集体、持久、平行的“世界”,我们可以通过虚拟化神在这个“世界”中获得接近或超越现实的经验。

2021年以后,“原宇宙”概念不断升温,科技巨头、游戏公司、VR/AR等公司陆续进军。但是,目前由于AR、VR、全身跟踪、全身探测等交互技术的局限性,整个行业还处于初期探索阶段。

最近,年脉技术创造了国内首个Meta Human AYAYI,与虚拟偶像不同,Ayayi拥有更接近真人的虚拟形象。在皮肤质感上对实物进行了高强度的复原,可以根据各种照明条件进行模拟和渲染。据悉,此后AYAY将与摩登天空虚拟音乐艺人品牌No Problem携手,为数字音乐表演场面展开深入的战略合作,打破纬度和维度,共建元宇宙的未来。

也许可以想象,在未来的前进互联网时代,我们以虚拟身份与人、地点、时间实时互动,完成消费、社交、娱乐。

在宇宙中,虚拟偶像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包含着我们需要的娱乐内容和消费方式,这也是虚拟偶像前景无限好的原因。

02泛经济重建,多商业实现模式并行

回到现在粉丝经济的消费场景,“偶像”实际上是销售外貌、魅力和个性的集合,主要目的是丰富大众娱乐市场,所以可以说“虚拟偶像”也是为了娱乐目的而创造的。

虚拟偶像更多地作为实物偶像的补充而存在。随着二次元文化逐渐大众化的趋势,虚拟偶像也开始渗透到大众圈层,出现了多种商业实现模式。

随着

1. 品牌虚拟偶像代言人成风潮

新一代人的崛起、虚拟技术的成熟、直播电商等新渠道的出现,不同领域不同品牌的公司正在打造自己的虚拟偶像。

最近,除了活跃在大众视线中的华西子虚拟代言人外,很多品牌都展示了自己的虚拟偶像。屈臣氏发表了《屈臣姬》、《华硕制作的》。

天选姬”、麦当劳推出了酷大叔,伊利优酸乳有“小优”。

与传统偶像代言相比,虚拟偶像的优势是什么?

1、虚拟偶像更安全,减少“翻车”:真人明星翻车时间屡出不断,而每次翻车背后,默默买单的还有明星为之代言的品牌方。但是虚拟偶像不一样,其并不具备人性,只是受到程序和技术的控制,除了消费者是否喜欢该形象的主观感觉,其几乎没有其他犯错的可能性。

2、虚拟偶像更有成长性,也更控成本:根据品牌不同的发展路线,可以做出形象甚至性格的调整,以符合品牌的调性,比起更换真人偶像,虚拟偶像的费用低之又低。

3、降低成本,便于运营传播:比起明星的天价代言费,品牌自己设计的虚拟偶像价格相对低廉,且没有代言时限设置;品牌虚拟偶像的变现道路也在多元,除了代言外,品牌还可以通过延伸虚拟偶像的周边产品来盈利。

2. 成团出道,激发偶像团队新活力

偶像产业发展到今天,国内外都多少陷入无人可选,无新意可出的僵局。拿拥有“造型工厂”之称的韩国SM娱乐公司来说,作为韩国三大娱乐公司中最早成立的一家,SM不仅率先推出了韩国第一个偶像男团,也最先建立起了一套完整的偶像培养体系。不过自2014年开始出现了艺人扎堆出走的现象,女团方面关注度持续降低,情况不容乐观。

2020年11月17日推出新概念女子组合aespa,这是SM继Red Velvet后,时隔六年再次推出女子偶像组合。为打破僵局,赢得关注度,该组合由WINTER,KARINA,GISELLE(日本)和NINGNING(中国)四位成员和各自对应的虚拟偶像人物组成。

其中,“虚拟世界”、“虚拟人物”更是被当作重点概念打造。aespa出道曲《Black Mamba》也传达了“与另一个自我Avatar相见,体验全新世界”的信息。其歌词描述了一个对世界产生威胁的存在“Black Mamba”。他阻止aespa成员和各自的虚拟人物ae的联系,由此展开一系列冒险。该曲目首日YouTube播放量突破2000万,并且在舞台播出后获得巨大反响,其音源在韩国主要榜单Melon上逆行上升,体现了海外和韩国本土大众对aespa的兴趣。团队中虚拟偶像的加入功不可没。

另外,近年兴起的直播打赏、带货模式为虚拟偶像提供了更多的变现路径。6月12日,有着本土头部艺人经纪公司乐华娱乐推出的首个原创虚拟偶像女团A-SOUL成员向晚的B站生日直播活动上,向晚当晚的直播收入超过150万元。

过去虚拟偶像的收入多来自于代言等to B模式,而这商业合作是大多被金字塔顶端的头部玩家垄断。如今,直面C端的直播带货、打赏等能够让更多中小虚拟偶像完成商业变现,支撑其继续产出内容。

3. 新形态:虚拟主播;虚拟博主

作为虚拟偶像的延伸,虚拟主播和虚拟博主的商业活动相对“偶像”的定位来说,更加宽泛。

2016年,世界上第一个vTuber“绊爱”以网络主播方式活跃在网络上,其以搞笑幽默的风格迅速吸引了众多二次元粉丝,成功进军音乐、演唱会、电视节目、主持、广告代言等多个领域。

虚拟博主作为真人博主的一种延伸,在人设和内容输出上,都有精细化的打造。设定为定居在美国洛杉矶的混血女孩Lil Miquela,从2016年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穿搭,时尚街拍让她迅速出圈,齐刘海、双丸子头,Lil Miquela的外貌并不完美,但脸上的雀斑让她看上去更加真实。

Lil Miquela上过访谈节目,做过商业推广,与Dior等一线大牌合作,还出过单曲拍过MV,也曾与特朗普、Rihanna一同入选《时代》年度“网络最具影响力人士”的榜单,2019年收入高达人民币7600万元。

03 赛道火热,大厂入局

根据爱奇艺发布的《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国内有近4亿人关注或正在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虚拟偶像行业市场规模达5.08亿元,同比增长25.12%。虚拟偶像这块“肉”,吸引大厂纷纷下场。

(新消费Daily不完全统计)

近日据天眼查 App显示,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成为杭州看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股东。值得注意的是,杭州看潮已登记多条美术作品著作权,包括乐华娱乐旗下虚拟偶像女团 A-SOUL 成员贝拉 Bella、珈乐 Carol 等。从商业逻辑上来说,字节和乐华的合作也十分合理,字节在技术和平台上有着无可比拟的雄厚实力,乐华则对偶像的打造有着天然的内容和宣发优势。

赞(0)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qq炫舞家族印象句子】虚拟偶像,“钱途”几何》
文章链接:http://www.qishitan.top/46767.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