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柬埔寨人口买卖:华人成行走的美金

柬埔寨人口买卖:华人成行走的美金

“中国人在柬埔寨是‘二等人’。”2月18日,中柬义工队一名工作人员陈队(化名)向记者描述中国人在柬埔寨的现状,充满无奈与不甘,他每天都会收到求助,冒着生命危险解救那些身陷困境的中国同胞。

这些中国公民大多数是被以“高薪”的名义被骗到柬埔寨金边、西哈努克港(简称“西港”)、菩萨省等地的园区从事网络诈骗(以下简称“网诈”)活动,被限制人身自由,完不成业绩就会被辱骂殴打或被转卖,甚至被抽血、卖器官榨干最后的价值。

对于他们,回家的渴望像“遗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实现。

救人义工曾被人拿枪顶着脑袋

20年前,陈队离开湖北老家到柬埔寨谋生,在当地结婚生子,多年摸爬滚打积累了一些社会资源和地位。近年来,一些投机取巧者到柬埔寨开设网投公司(网络诈骗的一种)、赌场从事诈骗活动。陈队厌恶这些人破坏了风气,搞坏了中国人的名声,深知这些网投公司的黑心手段,痛心同胞在园区受到不公待遇。

“中国同胞在当地就是‘二等公民’,泰国人、越南人都比中国人牛。”2月18日,陈队在接受大河报·豫视频记者采访时,多次提到“二等公民”,他说,交通违法其他人都是罚5美金,而中国人要罚200美金。

从去年开始,陈队开始营救被困网投公司的同胞,后来中柬义工队成立,他是其中重要的一员,义工的队伍越来越大,被救助的同胞越来越多。很多时候,陈队都是孤身一人前往园区救人,有义工开始疑惑陈队为什么不多叫几个人帮忙,时间长了,却更佩服陈队的“孤勇”。其实园区当地警察都进不去,而陈队却能将人从园区带出来。

在中柬义工队解救的人中,大多数是成年人,也有未成年人;有的精神失常,有的被打残在医院接受治疗。近一年,义工队解救了200多人,人员被解救后,有的安置在柬埔寨移民局,有的安置在金边当地的宾馆里,等待回国的机会。

16岁女孩小蝶被朋友骗到柬埔寨,去年10月份她因担心被卖到“会所”吞药自杀昏迷,被解救后小蝶逐渐走出阴影,有了新的工作。现在准备攒钱回国,因为航班熔断,一张机票好几万。小蝶告诉大河报·豫视频记者,陈队对于她像父母,他什么都管。小蝶说,陈队每天都很忙,只睡3个小时,身体也瘦了很多。

“救人很危险的,会被报复,我已经好久没有和家人坐同一辆车了。我被人跟踪过,因为我家是‘死胡同’,所以被我知道了。还有好几次,别人枪顶着我,我说我不可能走,我报过警的。”陈队说出自己参与解救同胞的初衷,“同胞在这边的处境本来就是‘二等公民’,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没有一个人发声的话,同胞的处境会更差。”

层层获益的人口买卖链

在柬埔寨的一些园区,网投老板租用楼房,缴纳物业费,打上“某某科技公司”“某某网络投资集团”等光鲜的招牌,网投、赌场即可招摇过市。

在与几名被救人员的沟通中,记者了解到,在园区工作的人大多不是自愿。有的是被“高薪”骗来,有的是被亲朋好友骗过来,有的明知是骗局还要来搏一搏。这些人大多文化水平不高,会打字,20多岁的小年轻居多,也有未成年的孩子。

有些人没有护照,只能偷渡。陈队介绍,拿西哈努克港举例,每100人里,有三成是偷渡来的。这些人踏上偷渡路程后就成了利益链上明码标价的商品。

“现在(一个人)最低15000(美金),要是15000人民币就没有那么多悲剧了。”陈队介绍道,“国内的中介或骗他们来的朋友拿1000-3000元人民币不等;然后‘蛇头’收30000(人民币),接着卖给园区就是35000(人民币)或者10000美金、50000人民币不等。这么高的利润跟贩毒一样,100个人300万,你说他‘蛇头’能不做吗?”

小蝶在采访中提到,她先是被闺蜜的朋友带到广西,住在宾馆里,晚上出发,奔波了一个晚上一个白天,有船、摩托车、汽车等交通工具。在坐船的时候一个男的威胁她们“出声就弄死你们”,当时她很害怕,但是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

“先是几个人几个人上小船,之后是大船,大船就已经有打手看管了。经过公海后就到西港(西哈努克港)等地了。”陈队介绍西港的情况,“这些人最终会分散到各个园区,每天工作13个小时以上没有自由,当牛做马,就像18世纪的黑奴一样被卖来卖去。”

小蝶和朋友在柬埔寨金边

担心被卖会所,16岁女孩吞药自杀

2021年3月,小蝶跟闺蜜、闺蜜的姐姐被闺蜜爸爸的男性朋友骗到了柬埔寨,被带到了菩萨省恒河,菩萨省是柬埔寨和泰国交接的偏僻地区。

开始时每天练习打字,要打得很快。小蝶开始在菩萨恒河,做了两个月才知道干的是“网诈”。做了半年之后,之前的老板不做了,他们又被卖到了西港。

小蝶告诉记者,在到西港之前,骗他们来柬埔寨的男子拿了卖她们的钱去了其他园区。“我问过他为什么这样做,你不是说工资6000吗,他就说会马上带我们回去。之后他就走了,好像去了别的园区,走了之后还借了几次钱。他说会带我们出去,我就借了他几百。”

住宿舍、吃外卖,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一天都不得休息。每天中午12点起床就去上班,饿了再点外卖,一直干到凌晨四五点下班。“想过跑,但是也不敢。被抓回来要挨打,关小黑屋。”小蝶说。

不干活或者完不成业绩会被打骂,工作出神也会被“戳”一下子。在一次开会时,两个男子就被打得满地打滚,打手还会让被打的人喊出来,现场惨叫连连。这一幕让小蝶更“听话”。

小蝶说她做的是客服的部分,接粉(接客人)后转给组长,组长就会告诉对方他们有跟“客人”同一个城市的小姐姐,充钱后小姐姐就会去找该“客人”。“客人”充了会员后,组长就会给他3个任务,第一个和第二个任务就会返钱给他,第三个充得更大就不会返钱给他。

“我最多一次业绩是100万,我和组长分,扣钱之后我拿到了100美金。”小蝶没有什么业绩,偶尔会有人给她发100美金吃饭之类的,在园区的生活费用基本靠家里接济,除了吃饭几乎不买别的东西。

在公司一次聚会中,管理人员再次提到了业绩,“他说要把我们卖到会所去,让我们自己去会所赚钱。我当时受不了了,就吃了安眠药。”当天晚上小蝶昏迷后被送到了医院,看管小蝶和小蝶朋友的人离开,小蝶拿出手机让朋友向陈队求救。陈队当天就将他和朋友接走了,此时小蝶来柬埔寨半年多,刚过了16岁的生日。

在菩萨省恒河时小蝶有一位叫小龙的同事,期间小龙找机会跑了出去,认识了陈队。小龙后面联系上了小蝶说可以救他们出去。

“因为我们本来就想出去,就问了比较熟的超市老板,知道了我们所在的位置,告诉了小龙,等着他们来救我们。”小蝶通过小龙认识了陈队,没想到,还没等到陈队来解救,小蝶便想不开吞了药。

在救了小蝶之后,陈队又到园区将小蝶的闺蜜和闺蜜的姐姐救了出来。

谈起这些救人过程,陈队表示,救他们之前我都会调查清楚,怎么来的,有没有护照,姓名年龄身份证号,具体位置等。“未成年风险比较小,我报警要负法律责任的。警察进不了园区,就找物业的人,因为我知道宿舍号。”陈队说。

14岁时小蝶和潘女士的合影

后悔没有把女儿留在身边

“后悔没有把她留在身边,看得严一点。”2月19日上午,小蝶的母亲潘女士一边忙着早点店的生意一边向记者介绍小蝶的情况。

潘女士回忆,去年春节后,她让女儿回村里办事,女儿没有回去,她电话联系小蝶,得知她和闺蜜一起去广西打工了。

在小蝶离开广西之前,广西警方联系了潘女士。电话里,警方称小蝶在某宾馆,可能被骗了,因为小蝶是未成年人,没有身份证住不了宾馆。潘女士现在很后悔当时没有将女儿劝回来,也怪女儿不听话,现在被困柬埔寨无法回家。

从广西离开之后,小蝶就不怎么接电话,偶尔会向潘女士要钱。开始潘女士并未在意,直到侄子告诉她小蝶被骗到了境外诈骗团伙里。

潘女士和家人在贵阳等地为小蝶报了警,警方受理了案件,但是案件至今毫无进展。

被解救后的小蝶与母亲的联系多了起来,但是情绪变得不稳定,有时候跟潘女士打电话说要自杀、要跳楼。“你去跳吧,跳了我也不去给你收尸。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潘女士解释说这些话并不是她的本心,孩子在外面管不了,只能说狠话让她知道要靠自己。

“希望她能早点回来,她在外面我也不放心。”潘女士表示自己收入不高,小蝶回程的机票要好几万,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给女儿筹到机票钱。

被“高薪”诱骗,趁打疫苗从二楼跳下逃跑

小K来自河南新乡,今年34岁,朋友用1万的月薪将他忽悠来到了柬埔寨。

2021年2月13日小K来到柬埔寨,10月27日趁着打疫苗的空隙,小K从二楼跳下逃了出来。

目前小K找了一份快递工作,每个月800美金。“现在挺好的,上班不累工作自由工资够花,等待航班恢复回国。”2月18日,小K介绍自己的现状,因滞留柬埔寨,国内女友提了分手。对于会不会留在柬埔寨,他表示“买到机票就回去”。

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小K向记者回忆他在柬埔寨西港中国城里的经历。“中国城里面死了好多人都没人管,没有人跳楼就不正常了,莫名其妙人就没有了。”开始,小K的语句很密,句句不离死亡。

除了工作以外的事情不能相互交流,说错话就会被打,在工作的地方四楼以下都不给下去,在园区里面根本没有机会跑路。

和小K一起进去的一名“安徽人”还在里面,小K和他还有联系。记者问小K这位“安徽人”想出来吗?被小K回怼“你问的废话”。

其实,小K就是被这个“安徽人”带进“网投”公司的,“我不怪他,他也是被骗的,现在还在里面。”

小K本来打算来柬埔寨的一家公司做后勤,入职后发现是做推广,骗人赌钱。他不愿意就被开除了,后面“安徽人”也离开这家公司,他们就一起“流浪”。后面“安徽人”找了一家公司,将小K带了进去,发现还是赌博推广。

“网投每天都会给你增加号前的资源费,最后做不出业绩就要赔付这个资源费,不管你有没有钱赔付,最终都会被卖掉。”小K说自己一单都没做。

挣不到钱会被打,小K说在办公室打人不算什么,被关小黑屋才是最恐怖的,不给吃不给喝还要被打受折磨。

“陈队救出来的人寥寥无几,他从中国城救出来的人是通过本地省长救的,迫于压力省长下令放了几个。里面就是个独立王国,网投老板好比独立王国里面的国王。没有办法。”小K描述想从中国城里出来并不容易。

除了介绍情况,小K还给记者推了当地的几个自媒体,称里面记录的只是冰山一角。“在西港,光天化日之下就有人拿枪绑架,将人送到网投公司,一个人最少卖2万美金,中国人在大街上就是行走的美金。”

小K当时逃跑时护照行李都没拿,现在大使馆没有给他补办护照只给他办了回国证明,“回国证明不能补办签证,头疼。”后面小K又说自己在办旅行证,有了旅行证就可以办签证。

在柬埔寨的中国公民,有了护照,相当于多了一道保命符。一名同胞被从网投公司解救后做起了义工工作,他告诉记者:“有护照的起码有身份,园区会有所顾忌,没护照的没有身份死了就死了查都查不到。所以,没有护照的卖的更贵。”

柬埔寨:境外诈骗分子的隐身地

近日,柬埔寨“血奴”事件引发国内媒体关注,据中柬义工队多名队员表示,“血奴”这样的案例是第一次遇到,他们接触最多其实是“网投”,人被骗进去被强迫从事诈骗工作,不干会挨打,几乎没有机会逃出来。

2018年起,陆续有中国、泰国、韩国、欧美等国家和地区人员到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等地“捞金”,西港成了网络诈骗、网络赌博的“温床”。

根据2019年数据,柬埔寨有160多家持牌赌场,其中91家集中在西港。中柬义工队陈队介绍,现在偷渡的人很多,大的园区有3万人,小的园区也有七八千人,加上赌场,陈队估计得有超10万人在做这些事情。

据报道,2019年8月18日柬埔寨禁赌令颁布后,拥向西港的资金浪潮开始退去,接着由于疫情,航班熔断,人员急缺,开始往园区送一个人一两万人民币,现在一个人高达2万美金。高额的“人头”费激起人们的贪欲,犯罪团伙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抢人,这也让中国人在当地有了一个称呼“行走的美金”。

西哈努克港,简称西港,是柬埔寨最大的海港,首都金边外柬埔寨第二大城市,是全柬唯一一个经济特区,其地位类似于中国的“深圳”。西港建于1950年以后,为鼓励投资,1998年立为免税港。这里是网投公司的天堂,是“被困劳工”的地狱。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中国城高楼林立

2月19日,陈队忙碌着为4名国内同胞处理火化的事情,抽空向记者提供了一些数据。目前,经中柬义工队救助的同胞滞留在柬埔寨的大概有150名左右,其中未成年人40名左右,最小的是2007年出生的。

陈队向记者透露4名死者中有两人以前是网投公司的老板,不知道怎么就死了,这2人以前祸害了中国同胞,他本来不想给他们处理后事,但人已经去世,又受人所托,才出面处理火化的事情。

“我刚从柬埔寨移民局那边回来,他们给了55个回国的名额,里面也有未成年人。”除此之外,陈队向记者传递他刚得到的好消息。

“进去了就出不来,我们根本救不过来。”最后,陈队希望同胞在柬埔寨的遭遇能被更多的国内人民看到,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柬埔寨很乱,不要相信一些“高薪”的诱惑到柬埔寨这里来。

2月16日,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发布消息回应备受关注的“血奴”一事,消息称在中国驻柬大使馆馆推动下,柬西哈努克省警方已正式就此立案,中柬两国警方正协同开展相关侦查工作,力争尽快破案。除此之外,消息还提到“借此机会,中国驻柬大使馆再次提醒欲来柬工作的中国公民遵循正规渠道,不可轻信高薪招聘的虚假广告。如遇被诈骗、绑架、限制人身自由等情况,务必尽快设法向柬警方报案并向使馆通报情况,以便警方及时立案调查。”

记者翻看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网站早前发布的消息,2019年4月16日,使馆曾发布《提醒中国公民警惕网络赌博陷阱》一文,文中提醒在柬中国公民谨防涉赌陷阱,保护自身合法权益。中国驻柬埔寨使馆称近年已多次发布通知公告,提醒赴柬中国公民通过正规渠道来柬工作,不要参与和从事赌博或网络博彩等可能危及自身安全的活动。

赞(0)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柬埔寨人口买卖:华人成行走的美金》
文章链接:http://www.qishitan.top/23709.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 })();